黑雨樱

【山组】廿四零一分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keyword:童心】


bgm:从此世界多一分钟-麦浚龙




*


 


夜,办公室里只剩下樱井翔一个人。


也不是说上司非要留他加班,只是作为整个办公室里面职位最高的人,他觉得有些事情能够在今天做完就不要留到明天去。


每一天的今天,要是再长一点就好了。


 


手机因为事务提醒而在办公桌上震动了一下,提示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面显得异常突兀。


樱井翔将视线从文件上移开,拿起手机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面,放松自己过于绷紧的身体。


手机菜单栏「明天」的下午有一个全天事件,樱井翔将这个事项点开,在一连串的工作事务之中,那一个代表着「生日」的红色礼物符号十分显眼。


「全天︱舞子的三岁生日」


樱井翔看见他那一个继承自母亲的外甥女的名字,笑容不自觉浮现在脸上。


这段时间太忙,他居然把这一件事情都忘了。


 


三岁的女生,该是喜欢些什么的呢?


可爱的娃娃?漂亮的小裙子?


樱井翔在等待红灯的时候不断思考着究竟要挑些什么样的生日礼物送给自己家里小公主的小公主的时候,街角一家糖果店映入了樱井翔的眼帘。


 


糖果店不大,装修甚至没有旁边的咖啡店华丽,但是在此时此刻,一罐可爱的手工糖果,或者是对樱井翔而言给舞子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他将车停下,推开门,走进了那一家糖果店。


 


店里面虽然也有卖巧克力,但是主要销售的,还是精致的手工糖果。


一眼望过去,全是放置在可爱的玻璃罐或者玻璃罐中不同造型的糖果。


 


应该有着候店的店主的柜台之后,此时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或者是到隔壁咖啡店喝咖啡了吧?


樱井翔不可置否,在店里面逛着看看有没有哪一些适合舞子的糖果。


 


蝴蝶结、小花、草莓……一个小女生该会喜欢的造型这里都有。但是正是因为选择太多,樱井翔在这个时候却做不了决定。


 


他往着店的深处走去,一路将心仪的糖果列入自己脑海里面的清单之中。


 


在最深处的地方,有着设置着专供展示用的玻璃墙面的工作室。


樱井翔以为整个店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工作室里面有一个小巧的身影从角落里面钻了出来,吓了樱井翔一跳。


他站到那个玻璃窗之外,看着里面的人从角落的钩子之上,将那一块极大的充满空气的糖块放到料理台之上。


即使里面开着空调,樱井翔也在短短的三分钟里面,看着里面的那一个人边搓着糖块,擦了5次的汗。


料理台估计加了热阻止糖块完全凝结结成一块,所以在料理台旁边的那个人看起来那么热。


 


料理台上面只有白黄两种颜色的糖块,那个人将两种颜色的糖块都用一把锋利的大剪刀剪下了一大块,然后将这两种颜色的糖块都混合在一起。


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人,在撕扯那个糖块的时候,那个人手上的肌肉暴露无遗。


樱井翔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上臂,虽然自己手上也有肌肉,但是真要他去拉扯那一块东西,他大概只能承认自己的妹妹一直说着自己的「装饰性肌肉」了。


里面的人将白色的糖块剪开,压成好几个片,然后将刚刚混合的黄白色糖块夹在那几片白色糖块之中,最后用一整块大的黄色糖块将全部包围在一起。


虽然过程很简单,但是因为里面的人只有他一个,所以在压糖块,将糖块们滚成一个大糖筒的时候,还是用了颇长的一段时间。


樱井翔看着那一个人,将最后滚成一个圆柱状的糖举起,让它随着重力的吸引拉扯成细条,又将圆条放回桌子上面,将细条扯到一边的冷却台,在差不多长度的地方一刀切下,最后将大的糖块切成满满的一排糖条。


樱井翔观察糖条的截面,才看出里面的人做的是柠檬状的糖果。


这才是比较简单的形状,要是像外面那种例如熊猫或者小狗那样有着五官,结构复杂的糖果,他一个人恐怕要用更加长的时间。


里面的那个人,将好几条糖条同时拿起来,用着一把仅用一片不算薄的铁片,将糖条逐点逐点地切成糖块儿。


糖块儿的制造直到用来装放着小糖块的盆子快要装满。里面的那个人将那个盆子放到另一边的桌子上,脱下手套,伸着懒腰舒展着自己的时候,一抬头就和店里面唯一的客人樱井翔对上了双眼。


樱井翔也不知道他在这外面,里面的人听不听得见,只能用着鼓掌这个动作去表达自己对那一个人的赞许。


在加热的料理台旁边也没有明显的脸色变化的人,在这个时候头微微低着,脸染上一点红绯。


 


将自己的日程用着严谨的excel表格控制的樱井翔,向来不允许自己做到任何的时间浪费,但是在这里他却任由自己站在这个玻璃窗之前,花了足足半个小时去看一个人造糖。


多神奇的事情啊。


他弯下腰低头看着一款熊猫状的糖果,开始想象里面的那一个人该是怎样将黑色和白色的糖块拼合,再拉扯出这样小颗的糖块。


修长的手指出现自己的视线中,一张一收拿走了自己想象之中的主角。


樱井翔直起身子来,看着原来被玻璃窗相隔着的人,现在出现在自己伸手可触的地方。


像是从电视机里面走出来的人一样,让樱井翔瞬间产生原来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着的呀的错觉。


「这个图案不是很复杂么?熊猫的黑眼圈,熊猫的耳朵,熊猫的嘴什么的。」樱井翔也拿起一管糖果,像他一样透过那个玻璃观察里面的熊猫造型糖果。


「所以怎么做都不满意啊。」第一次听见那一个人的声音,清亮的声音,却是黏黏糊糊像是怎么拉扯都拉扯不出形状的腔调。


「那你自己有什么满意的作品可以推荐给我的吗?我三岁的外甥女要生日了,但是我还没有给她选到礼物。」


樱井翔放下自己手下的糖果,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在工作室里面没有穿上,到了店面却穿上的围裙的人。


左胸上有着小小个的名牌,用着和店里装修同样风格的蓝紫色色调,秀美的手写体将这一个人的名字印在着上面。


「麻烦大野先生了。」


 


大野智抓了抓头,绕到同属于动物主题的架子之后,将一个有着弯曲弧度的玻璃罐递给樱井翔。


「这一个?」


樱井翔接过罐子一看,粉红色外衣中间包围着一只笑着的小猫,眉眼十分灵动,像是下一秒钟就能从禁锢着自己的糖果之间跳出来,晃动着尾巴逃开一样。


他一眼看见就欣喜地不得了,不断地旋转着瓶子,从各个角度看清楚这一份精致。


大野智站在自己身边,看见自己流露出来的欢喜也用着笑容压下自己的眼角,手却略带紧张地一直抓着裤管的两边。


樱井翔一晃眼又产生错觉,觉得这一只小猫咪就是大野智做的自己一样,连眼角的风情都如出一辙。


他紧紧握着那一罐糖果,「请问大野先生还能给我推荐别的吗?」


大野智笑容一点点收敛,抓着裤管的双手更加使劲,「是不喜欢吗?」


樱井翔赶紧摇头,「喜欢,好喜欢,喜欢到想将这家的店里面的糖都买下来了。一半用来看,一半用来吃。」


大野智的双手放松,声音中藏匿着如糖果一样的甜腻,「那样你会蛀牙的。」


「我会刷牙的。」樱井翔做出刷牙一样的姿势,露出有点长的门牙,和杂乱地十分可爱的下排牙齿。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戳中了大野智的笑点,自己对面的人一直笑个不停,带着樱井翔将他自己觉得还不错的糖果都介绍了一遍。


「这个啊,是星星哦。」


「这个啊,看出来了哦。」樱井翔故意模仿他的语气,惹到对面的那个人收起笑容,眼神似怒视更像娇嗔地剐了樱井翔一眼。


 


大野智拿起一瓶玫瑰状的糖果,「这个啊,送女朋友最好了。」


「我吗?」樱井翔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从大野智手里接过那一罐糖,「我啊,没有女朋友啊。」


「先生的样子看起来是有很多人喜欢的呀。」大野智低下头,手指随意地在糖罐的盖子上面扫过。


樱井翔只是笑笑,不作回应。


自己的妹妹的女儿都要三岁了,就连比自己小上十岁的弟弟也将自己的女朋友带回家了。就算自己是家里的老大,但是确实在那一方面最没有结果的。


和自己谈的人,要么是觉得自己太工作狂,抽不出时间让两个人好好相处,要么就觉得自己太无趣,连最简单的漂亮话都说不出来。一开始还觉得相处怎么那么难,后来习惯了一个人也看开了,觉得不是相处难,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人。


该是找一个和自己相似的人,有着同样的嗜好与习惯,还是找一个和自己的不同,在互补之中学会互相迁就去填满对方的生活呢?


没有必要去列好一份清单,根据着这份虚无的条件去按图索骥吧?认定一个人难道不是由那个所谓的多巴胺去决定的么?


像是糖果一样,看似坚硬美好,其实脆弱地只要在牙齿上稍微施加一点力度,就能将这颗糖果咬碎。


 


最后樱井翔还是在大野智的推荐下面买了好几款不一样的糖,放在精致的盒子里面。


在包装之前,大野智从柜台后面拿了几张小卡出来,铺在柜台上面,「我们还能够代写卡片哦,需要吗?」


樱井翔想了想,这份礼物最后还是会自己亲手送到舞子手上,那样该说的贺词也能亲口说出来,没有什么必要写卡片。但是……


「你能够写一张卡片给我吗?」


大野智突然有点绕不过来,「你是要我,」他指了指自己,「写一张卡片给你吗?」


樱井翔点了点头,又摇晃了一下自己手上他买给自己的猫咪糖果,「怎么样,不可以吗?」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从来没有过这样。内容是我自己定吗?」


得到了樱井翔的再一次点头回应之后,大野智拿着笔蹲在了柜台之后,没过两秒又站了起来,「对了忘记了问先生叫什么名字呢。」


樱井翔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将手里面的小猫咪糖果放在柜台上面,然后从西装的口袋里面摸出一张名片出来,双手递给大野智。


大野智拿着名片,一个一个音节咬着字,将上面的名字念出来,「樱,井,翔。」


 


再一次从吧台后面钻出来的时候,薰衣草色的卡片已经被放到配套的小信封里面。


樱井翔接过那一个信封,看着上面秀丽的「樱井」两个字,「怎么样,我不能看吗?」


大野智有点不自在地用手指划了划自己的脸颊,「可以的话,还是回去再看吧。」


 


礼盒被包装的时候,樱井翔看着大野智没有被手套遮掩的手,捻着红色的丝带,灵活地在淡蓝色的盒子上打上一个饱满的蝴蝶结。


樱井翔都忘了今天光是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人,自己却什么都不做的时间用了多久。要是之前,无论数字是多还是小,他还是会有一种愧疚感的吧。但是奇怪的是,今天他却很享受这一种什么事情都不做的感觉。


要是在大野智创造美好的时候三心二意,那可谓是一种亵渎。


 


樱井翔回到车上的时候,就将那一个信封拆开。


他展开折叠好的卡片,里面的文字就只有署名的一个「智」,而正中间是一朵正开得灿烂的樱花,而角落里面还有一只比起糖果上面的,更显俏皮的小猫。


 


他将那一罐有着奇怪弧度的玻璃罐放在床头柜上面,躺在床上一按翘起来的尾巴,就会蠢蠢地在柜面上摇晃起来。


樱井翔看着那个摇晃的玻璃罐,听着里面的糖果发出细微的碰撞声,心情无缘由地变得很好。


 


*


 


再一次遇见大野智天气已经转凉。


他在婚宴的入口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学妹也是今天的女主角寒暄了好几句之后,拿着伴手礼找到了被安排的座位,意外地看见那一个糖果工匠就坐在了自己的座位旁边,抱着玻璃杯大口大口地喝着果汁。


樱井翔将自己的紫色大衣脱下,挂在了椅背上。


「好巧啊,大野先生。」


大野智抬头看着樱井翔,似乎是在当下就把樱井翔认了出来,眼睛再一次被笑容压弯,「好巧啊,樱井先生。上次的礼物你外甥女喜欢吗?」


樱井翔暗暗在心里面计算着在此之前,两个人唯一的一次见面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大野智不要说记得自己,还连自己买糖是为了给外甥女做礼物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坐下来,点了点头,「舞子她妈妈比舞子还要喜欢那份礼物,说好看。」


「喜欢就好呐。对了,樱井先生认识这对新人吗?」


他回头看了看在入口处迎宾的新娘子,她脸上满脸掩盖不住的幸福。「新娘是我学生时期同社团的学妹,不过今天好像只有我被邀请了呢。」


「难怪我会被安排和你坐在一起,fufufu。」


「大野先生呢?认识这对新人吗?」


大野智将他放在桌子上面的伴手礼打开,将放在正中间的心形铁盒打开,给樱井翔展示其中的糖果,「他们委托了我们店设计了这份伴手礼。不过店长今天没有空,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来了。」


樱井翔也学着大野智拆开了自己的那一份伴手礼,手指抚摸上那个渗漏出冰凉的铁盒。盒子上的装饰是细致的藤蔓,在正中间折出两位新人的名字缩写。他揭开铁盒的盖子,里面是同样被一个心形包围着的名字缩写糖果。


樱井翔从里面捻起一颗糖,放到了嘴里,瞬间一股甜蜜从嘴里面扩散开来。


这么说起来,即使自己每一天都看着他的糖果入睡,樱井翔还是第一次吃到大野智制造的糖。


不像其他的糖果只是一味的甜,复杂的甜味之间夹杂着明显的酸以及难以发现的苦涩。


「是酸橙味的哦。」大野智看着樱井翔复杂的表情变化,从自己的盒子里面拿出一颗扔到嘴里,立刻将糖果咬得噼啪作响,「恋爱本来就是酸涩甘甜混杂,再加上听说新娘喜欢绿色,所以才在盒子上面画藤蔓还有将糖造成酸橙味的。」


「但是总得来说还是甜的呀。」樱井翔虽然是含着糖派,但是也学过大野智将糖咬得噼啪作响。碎成小块的糖果在口腔里面翻滚着,尖锐的棱角被温暖融化成甜腻。


「如果遇上了对的人,再多的酸楚也算不了什么。」


 


不是列出一条条项目,认为自己会喜欢的人。


而是对的那个人,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将两个人之间的尖锐浪漫化,变成无害的圆滑。


 


宴会开始的时候,新郎牵着自己今日最美的新娘子,在聚光灯以及全场视线的关注之下,一步一步走向舞台。


宾客纷纷站起来,看着这对幸福的新人,通过鼓掌送上自己的祝福。


 


两个人站起来,小半个头的身高差立刻就显现了出来。


昏暗的灯光之中,被包围的掌声之中,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之中相遇。


 


一个人的视野不用太宽。


容得下一个人就够了。


 


樱井翔在大野智的眼中找到了自己。


 


*


 


婚宴之后的一个星期是万圣节。


虽然办公室里面不会放肆到允许职员穿着各种奇怪的服装来上班,但是让下属敲开他们的上司的门,玩「treat or trick」还是被允许。


往年樱井翔在这一天来到之前,都会把自己家里面出差买下的进口巧克力拿出来。每一次出差他就买大一堆当地的小零食想要放在家里屯着,打算什么时候就偷偷吃光,只是在家的时间不长,在家也忘了这么屯下来的一大推小零食。


在赏味期限过去之前,幸好有万圣节这个节日,可以让他名正言顺地将那些小零食翻出来见光,自己的下属也开心。


只是今年他看着他过去一年屯着的零食,即使将里面的已经过了赏味期限的零食都翻出来,还是像一堆小山一样,却不是很想就这样把它们想以往一样给自己办公室里面的人。


 


说实话,樱井翔难得在周末那么早就起床,而且抱着那一大堆零食来到大野智的店的时候,发现店居然还没有开门。


他只好在隔壁的咖啡店里面坐着,点上一杯豆奶拿铁,将今天的新鲜报纸摊在桌子上面看着。


 


今天新闻一点都不新,今天的趣闻一点都不趣。


樱井翔一直隔着玻璃窗关注着旁边的那一家店,注意力一点都集中不了。


 


都快要到中午了,一个戴着墨镜穿着快要及地的大衣才来到,掏出钥匙开了店门。


再过了不久,大野智才猫着背,揣着一个小腰包打着哈欠来到了店里。


 


樱井翔立刻就抱着那一堆零食走到隔壁去。


「欢迎光临。」


之前开门的那个人已经换好了围裙,站在了柜台后面和今天店里面的第一个客人打招呼。


听见松本润的声音,大野智在前往自己工作室的路上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居然能够看得见樱井翔。


「樱井先生啊,欢迎光临。」


樱井翔冲着大野智笑了笑,将自己的零食山放在了柜台上面,「大野先生,还有店主先生,万圣节快乐,这是我给你们的万圣节礼物。」


 


大野智走了过来,和松本润一起翻看那一堆零食。


「啊,这个巧克力是在巴黎的,我想吃好久的了。啊啊啊,还有这一个糖,我要给相叶和nino吃一下。」松本润故意大声地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看了大野智一眼,就抱了一堆零食跑到了隔壁的咖啡店去。


 


大野智有点扭捏地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你给我们那么多东西,真的可以吗?」


「其实有点不可以呢……」


大野智的眉毛耷拉出一个不开心的角度,将那个箱子封好,抱到樱井翔身边去。


樱井翔笑着摸了摸大野智的头,「你们把我准备给我同事的万圣节礼物都吃了,得重新补偿一份万圣节礼物啊。」


 


樱井翔还是第一次进入到这个被玻璃包围的工作间里面。


大野智给自己戴上一双手套,然后在一边,将煮好的糖浆倒在大理石铺造的桌面之上。


他往一整块的糖浆的两边分别倒入黑白两色的色素,用金属刀将糖块从中间切开。


「翔君,你能帮我像这样,将那些糖浆混合在一起吗?」


樱井翔被大野智的那一声「翔君」击倒,脑子里面无法思考,只是顺从地学着大野智的模样,将糖浆搅拌成为颜色均匀的糖块。


 


大野智将糖块在钩子上面拉扯了几下之后就退到一边,让樱井翔自己来尝试一下。


看大野智做得很轻巧的样子,但是真的到樱井翔上手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工作需要极大的气力,也难怪大野智的手上有着比自己更为实用的肌肉。


 


大野智没有告诉自己要做些什么,只是在一边默默地用剪刀剪下颜色不一样的糖块,拼合在一起然后交给另一边的樱井翔搓成一个圆条。


樱井翔的手不断运动着,眼睛却一直看着低着头仿佛进入了无人之境的大野智。


只有在这个时候站在他的旁边,才能切身地体会到这个人在工作状态和日常状态的差异。


整个工作室仿佛是他的领地,他的余裕充分地显示出他是这里毋庸置疑的主人。


 


樱井翔帮着大野智将大圆筒滚成细条状,大野智在一边看着差不多的长度就用刀子将糖条断开,放到一边持续不断地滚动着。


看到了截面,樱井翔才看出这做出来只有黑白两色的糖,中间是一只小蝙蝠,展开了翅膀,跃跃欲飞着。


他和大野智一起唰唰唰地将糖条切成糖粒,满满地装满了一整个盆子。


 


和大野智相对着将糖果分装的时候,对面的人看起来就好像又回到了off状态,头点了两下坐在那里直接就睡了过去。


小小个的人坐在那里,睡着的时候圆圆的面包脸上面嘴巴微微张开着。


樱井翔笑着,分装的动作放轻柔,不愿意打扰到这一片刻的安宁。


糖掉落到玻璃罐的底部,叮当作响。


 


办公室的人在万圣节那一天看着平时就阔绰的上司抱着一个大大的箱子,还没有等到自己去敲他的门,就自己到每个桌子上面放上一罐手工糖果,心情看起来可好可好的。


他们看着玻璃罐上捆着的手造标签,上面写了「SS」。


 


*


 


是故意还是真的凑巧,两个人都不想去追究。


樱井翔只是知道,自己在不强迫自己去加班经过糖果店的日子里,大野智也会刚好下班,在松本润和隔壁咖啡店两个店主的视线注视着,穿戴好全部的御寒装备,小跑到樱井翔车上的副驾驶上。


两个人将附近所有的料理店都吃了一遍,不同价位不同种类的。


 


相对论说,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时间会过得特别快。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大野智独有的治愈气息,樱井翔觉得自己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慢。两个人凑到了一起,说的话特别多,做的事情特别多,连吃的都特别多。


不过,吃的永远只是晚饭,早饭和午饭还没有吃过,未做的事情还有未曾到过的地方特别的多,需要说的不需要说的好听的逆耳的话还有好多还在喉咙里面。


会和他在一起多久才会做得完那些事情说完那一些话呢?


 


圣诞节刚结束,整个办公室就陷入了年末的修罗期。


樱井翔忙得天昏黑地,只能偶尔和大野智发两条短信,然后凭借回复的那一个奇奇怪怪的颜文字充上电,继续忙得天昏地暗。


 


12月31日那一天,樱井翔在自己下属湿漉漉地目光之下大手一挥,答应了让他们赶回家看红白晚会。自己则躲回了办公室,和大野智发了一条今天晚上还是得加班提前祝他新年快乐的短信之后,又把头埋在了文件堆之中。


他也没有注意到大野智有没有回复,只是等到手机响起的时候,他才留意到快到12点了。


 


大野智黏黏糊糊的声音即使通过电波的传播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喂,翔君,还在加班吗?」


樱井翔将这个人靠在了办公椅上面,「现在还在办公室,不过还是走吧,过了12点还不走就要给保安添麻烦了。」


「恩,我在你楼下大厅等你哦。」


听见这话樱井翔整个人从椅子上弹起来,「你现在在等我吗?你等我,很快,很快。」


大野智软乎乎的笑声敲动了樱井翔的鼓膜,「等你哦。」


 


樱井翔提着公文包走到了大厦大厅的时候,大野智正坐在沙发上面和留下来守夜的保安说着话。


他看见了樱井翔,匆匆忙忙地和保安道过别,小跑到了樱井翔身边,戴着的围巾都散开了。


 


樱井翔放下公文包,帮大野智整理好围巾,「怎么过来了。」


「想回家的时候看见翔君的办公室的灯亮着,就知道翔君没回家了。」


樱井翔点了点大野智的鼻子,他家又不在这个方向,而且更加不知道樱井翔的办公室在哪里甚至有没有窗,「谁教会你说谎的。」


「新的一年里面第一眼想见到的人是翔君啊。」


「这话又是谁教会你的。」


大野智笑笑不回答,将怀里面的圆罐塞到樱井翔怀里。


樱井翔低头一看,这次的糖和他平时做的都不一样,是球状的。


「这个叫什么名字啊?」


「叫水晶球。」


「骗我呢,都不是透明的。」


大野智软绵绵地打了樱井翔一拳,手被樱井翔紧紧握着。


大厦之外响起跨年倒数的声音。


「10,9,8,7,6……」


 


樱井翔举起那一罐糖果,在新的一年来到那一刻和大野智在「水晶球」下交换了他们的第一个吻。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


 


有了个在糖果店工作的年上恋人,樱井翔发现自己开始慢慢一点点退化到儿童时期,一言不合就靠到大野智身上喊着「尼桑」要糖吃。


大野智正坐在沙发上面抱着素描本设计新款的糖果,樱井翔一黏到自己身上就将自己嘴里面含着的糖送到樱井翔嘴里面,自己再从罐子里面拿出一颗,入口的瞬间咬得噼啪作响。


「这是什么味道的,我怎么没有吃过?」樱井翔含着那一颗糖,却看不见那一颗糖长什么样子。


大野智将糖罐递给樱井翔,自己低下头继续画着画,「非卖品来的。你当然没有吃过。」


樱井翔将罐子接过手,看见里面的粉红色糖果,每一颗里面都有一朵正盛放的樱花花瓣,和他们两个初识时大野智给樱井翔画的樱花花瓣如出一辙。


樱井翔立刻就坐了起来,看着大野智,「这个味道的你可不准拿去卖。」


大野智将素描本放到一边去,嘴唇撅起来,「可是还有好多呢,我们两个肯定吃不完。」


樱井翔用力地亲了一口大野智,将他撅起来的弧度压下去,「那就用来做我们婚礼的伴手礼,反正就不能拿去卖。」


「谁说要和你结婚了。」大野智脸染上红绯,扭过头不去看樱井翔。


「昨天睡觉的时候叫着我的名字的那个人啊。」


 


*


 


城内有点忙,昼夜陪着谁人过。


但有廿四零一分,我总会跟你经过。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524)